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序的博客

说出基本事实。

 
 
 

日志

 
 

“勿搭界”  

2007-05-09 19:33:00|  分类: 乱写/外滩画报07/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一个人喝一种不知名的伏特加。用007用的杯子。
    一杯。两杯。三杯。四杯。五杯。六杯。七杯。倒下。
    再跟他说任何话,他就说:“勿搭界。”于是发现,在上海话里,“伏特加”很像“勿搭界”。
    “勿搭界”是最能体现上海话刚柔相济的习语之一。有时极委婉,表示谅解,像脸上搭了手帕子的林黛玉;有时极绝决,表示勇气,像等着被片肉的袁崇焕。
    无论如何,一个上海人说出了“勿搭界”,多多少少不再是自己了。
    我习惯到书店看书,家里绝大部分藏书的阅读是在书店结账前结束的。念初中时,最常去的是学校后门康平路上的自立书店。后来,是延安中路上正章洗衣对面的中图公司。再后来延安路造高架,中图公司搬到武定西路,那时去得多的是长乐路和盛泽路上的旧书店。
    除了中图公司,这些书店都有南门和南窗,有的是落地的。站在门侧或者窗前看书,阳光会直射到书页上。老营业员脸上一付“勿搭界”的表情,来往的买书的人擦着挤着我过去,甚至往边上推开,双方也都是“勿搭界”的态度。
    有一次,在自立书店里,看人民美术出的《德拉克洛瓦日记》。最后一本,书脊有点磨损,露出白的纸浆颜色。我那年十几岁,不到二十(已经有过初吻,还没跟女人做过爱,也还没被什么好看的男人看中)。不知看了多久,可能从上午到了下午,太阳换了方向,背心上的热翻到胸口。所有刚进来的人都会觉得我是店里的一样东西,一把竹丝扫帚,一架咯支咯支响的木扶梯之类的东西。纸张温度升高到超过室温,空气里会充满印刷车间的味道。我觉得渐渐失去两腿,脑子里突然蹦出三个字:“勿搭界”。然后,我就看见自己在柏油马路上走着,很快到了火车站,买票,上车,坐下,看着窗外,随车移动,有大风呼呼地吹过。
    (这一切,与德拉克洛瓦写了三十多年的日记全无关联。他一直在发表对贝多芬和莫扎特的看法,偶尔也谈到乔治桑和可怜的肖邦。)
    这样莫名其妙的状态保持了至少半小时才结束,结束时没有征兆,其间一直保持着看书的姿势。(当然,一个字也没看见。)以后这种情况又陆续发生过几次,一直到三十岁。每次发生前都是先想到“勿搭界”三个字,每次内容也都完全一样。三十岁生日过完之后就再没发生过。
    后来我想到,每次出状况时,太阳都很好。哪怕早上下雨,进书店后就一定转晴,而且一定出太阳。
    也许,这样脑子里的“勿搭界”的旅行,比托尔斯泰的最后出走更需要现实天气的鼓励吧。(我没看过他的书,一本也没有。下次试看一次,可能会下雪。)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