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序的博客

说出基本事实。

 
 
 

日志

 
 

蹇靛康涓嶅繕  

2008-08-20 21:46:00|  分类: 唐尼陈/新闻晨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来没打算看女篮比赛。不知怎么,睡得早居然梦到了刘琼。刘先生是我喜欢的极少数中国男演员之一。最后一次看到他是在岳阳路的南伶酒家。当时那儿还是上海京剧院的第三产业,院子里还竖着周老板的像。那时刘先生年纪已经很大了,在南伶请客。在上海吃鸭子,南伶是一个选择。

 

刘先生生在长在旧社会,但身上有股子单纯劲儿。这是我百思不解之处,也曾见过无数红旗下的蛋都复杂到令自己迷惑。解放后,他参加拍摄了《女篮五号》。那是中国第一部彩色体育故事片,也是导演谢晋的成名作。

 

因为有我念念不忘的刘先生,我放弃其他选择,看了女篮比赛。结果是女篮赢了白俄罗斯,晋级四强了。让我想起男篮前几天对德国的那场比赛,也让我又想起刘先生和《女篮五号》。男篮对德国的比赛虽然拿下,但中间有一段别扭,看得出双方一个个杂念丛生,从表情到技术动作,不是僵硬就是走形。后来中国队先放开了,心结一解,气势心劲儿跟着就上来了。我看到的《女篮五号》已是文革结束后重放,电影里的篮球比赛篮球运动员依旧单纯,依旧吸引人。你可以说这是理想主义浪漫主义在文艺作品里重新塑造了现实。但是反过来,一个好的运动员就是要在竞技场上主动与现实隔离,给自己建造一种非现实。

 

赛后有人说,女篮得胜的原因是战胜了恐欧症。其实这种症那种症都是心病,中国女篮胜在不带杂念去战斗。有一个禅宗公案说风吹旗帜的事儿(那时还没有电动吹风机在空中把旗帜吹得跟熨得一般平整)。问到底是风在动还是旗在动,双方争执,第三方说了,是心在动。用形式逻辑判断,也可以说是诡辩,因为前提改变了,默认的约束改变了。可在执着思考终极问题的求道者看来,规则被打破了,界限消失了。拿韩红的歌来说,天亮了。

 

心动造成其他一切动,按政治老师所教,应归入主观惟心主义一流。不过,对每一个具体的运动员来说,心与构成心的念怎么动作,还是很讲究的。这一类高级问题,不得不又请出古代中国人。

 

我从小以为,西游记里,老孙是比较厉害的角色,身体本身蕴藏无限可能不说,还有一样称心如意的兵器,可谓威风。更了不得的是,他保护一位僧人远赴国外留学。TEAM情况不是很理想,有能力不强反应很慢的老实人,有好吃好色好玩不好工作的体重超标者,还有一头王子变的畜生和一个对忠臣下得了手遇难事帮不上忙的老板。老孙照样遇妖擒妖逢魔除魔,一刻不闲着,克服九九八十一难。

 

不料,长大看到一部续书,内容已全不记得。只记得开头颠覆或者说揭示了西游记的真意。原来,所有妖魔都是从老孙心里蹦出来的。种种苦难,都是他自找的。最后让他取得全胜的也不是他的强大战斗力,而是一点未灭的善念。当时的读后感是哭笑不得,惟叹服古代中国人之能掰。不过,这点说辞搁在体育赛场上,针对运动员临场心理,还有一定指导意义。

 

不论对手是谁,想得太多,终是败途。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