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序的博客

说出基本事实。

 
 
 

日志

 
 

央行行长和手汗  

2008-10-31 14:57: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一个侦探小说迷,对从英国人福尔摩斯、比利时人波洛到日本小朋友柯南,一概痴情。最近让我激动的一个发明归功于JohnBond(不是JamesBond),一个物理学家。传统的指纹提取法是用化学物质与罪犯留下的汗液进行反应,只要罪犯擦净所有他手碰过的东西就不会给鉴识专家留下足够的汗迹。但JohnBond发现,汗液会在某些含金属物质的东西的表面造成比头发丝更细的蚀痕,如弹壳,即使罪犯小心擦拭也不能消灭这些蚀痕。撒上细粉通上电,原形毕露。

 

这给人什么启示?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呵呵。其实是证明做任何事,从事任何工作都需要一点天分的。或者说,对任何一项具体职业,个人能力是不平等的。证明古龙是对的。他在新派武侠小说中不厌其烦地描写剑客的手,如何稳定,如何干燥,如何保持干燥。心理学家会认为手不出汗是心不紧张的表现,病理学家则认为,心理上相同的紧张程度因不同体质会分泌不同量的汗。所以,持枪杀人,持械抢劫时手心出汗不是完全因为紧张,体质也很重要。像我这类容易出汗的人,最好不要妄动邪念。即使逼上梁山,准备得也得更充分些。更充分的准备意味着更高的犯罪成本,如果是职业犯罪,意味着更低的竞争力。

 

手心易出汗的人是否合适担任中央银行行长?退休了的格林斯潘回到国会山作证时,手心有没有出汗?不得而知。他是去回答问题,不是采指纹。知道的是格林斯潘患有腰背痛,不过这没有降低他在美联储主席职位上的竞争力。这份工作允许他有一个人呆在办公室的时间,允许他躺在地板上思考问题。没有研究证明躺着思考会更容易得出倾向乐观的答案,作出甘冒高风险的决定,忽视国家利益。

 

如果一个央行行长体质良好,出手汗就是因为紧张,他便力不胜任了?恐怕是的。因为央行行长的功能决定了他很多时候言不由衷是被许可的,甚至是必要的。他得长期处于紧张状态,如果他意识到自己责任重大,但他不能让市场看出来。作为货币政策的决定者,央行行长不再是一名学者。他不能像在大学和研究所里那样给外界一个更科学的却不是惟一的解。计划经济之不可能正在于信息收集不可能完备,不完备的信息使最优决策不是必然的(且不说完备的信息也不一定导致最优决策只有一个)。而且,市场对决策有预期,决策本身可以影响决策的对象。决定货币政策的人更像是在打空中的飞鸟。当子弹出镗时,鸟还没飞到射手认为它将会出现的那个点。百发百中的射手我们认为好,但无法证明他每次都不是碰巧,也不能证明他一定能击中下一次。他的手汗可能洇湿了一大块地,只不过观众没低头看。而手汗少到看不见的射手会和演讲时不需要扶着桌子的列宁一样被认为更值得信任。

 

不错,所有人一夜间从格林斯潘的神话中醒来,把他视为罪人。群众很容易冲动,但专家也几乎清一色跳出来划清与“旧美联储”政策的界限。排除大选的政治考虑,动作未免太突然了一点。有意思的是,这些痛斥格林斯潘的人却无保留地支持“新美联储”的救市。市场普遍预计美联储的政策制定者将把联邦基金利率目标从1.5%调低至1%,回到2003年和2004年的历史低点。当时,正是格林斯潘将美国短期利率保持在1%的水平达一年之久。问题是,到底是格林斯潘的政策还是对他政策的无保留的信任导致了现在的一切?

 

切,谁知道我们是不是在培养格林斯潘命运(不是职位)的继承人呢。

  评论这张
 
阅读(35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